笛卡儿为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讲解几何 - 数学史 我爱数学网-数学爱好者的家园-中国专业化的数学论坛之一

我爱数学网-数学爱好者的家园-中国专业化的数学论坛之一

查看: 625|回复: 3

[数学史话] 笛卡儿为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讲解几何

[复制链接]

219

主题

481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

积分
18351
发表于 2016-3-14 09:43:5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《笛卡儿为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讲解几何》是多梅尼尔为凡尔赛宫竣工所创作的致贺画,宣扬了法兰西文化的无远弗届。画面以王宫客厅为背景,一众廷臣或站或 坐,悉心聆听。画面右下角有一张铺着红色绒布的长桌,桌子上摊着稿纸,站着的笛卡儿手指桌面,为坐着女王讲解直角坐标,处在两人之间的是女王的同性爱侣艾芭·斯佩尔伯爵夫人。

640-1.webp.jpg
《笛卡儿为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讲解几何》,法国画家路易·米歇尔·多梅尼尔原作,美国画家Nils Forsberg 临摹,原作创作于1710年,藏于法国凡尔赛宫。

传说老年笛卡儿为躲避黑死病,流落瑞典,遇到了瑞典公主克里斯蒂娜,并成为她的家庭教师。一教一学,两人萌生爱意。但国王知道后,强行拆散了他们。笛卡儿贫病交加,弥留之际给公主写了一封信,信上是一个方程式:r=a(1-sinθ)。国王和大臣都看不懂信的意思,唯有公主看完信后喜极而泣。她在纸上建立了坐标系,用笔在坐标上描出了方程式的点,那是一个心形图案,那是笛卡儿的一片深情。后来国王去世,克里斯蒂娜继承王位,她立即派人去寻找心上人,笛卡儿却早已去世,留下了永远的遗憾……

哦,多么哀婉,多么凄美,多么感伤。黄西问:是真的吗?答案是:局部真实,局部虚构。

真实有三:其一、笛卡儿与克里斯蒂娜的确有过交往,前者担任过后者的家庭教师;其二、笛卡儿与克里斯蒂娜的确年龄相差悬殊,前者出生于1596年,后者出生于1626年,年龄差介于祖孙与父女之间;其三、笛卡儿与克里斯蒂娜都终身未婚。这一条,为虚构拓展了空间。

虚构有三:其一、克里斯蒂娜认识笛卡儿时,身份不是公主,而是瑞典女王;其二、克里斯蒂娜六岁时,其父古斯塔夫二世便死于吕岑会战(1632年)。所以他不可能干涉女儿的婚姻,哪怕女儿心血来潮想远嫁多尔衮,他也无力阻止,除非托梦;其三、笛卡儿与克里斯蒂娜之间不存在师生恋关系。两人就是一对完美的师生,最博学的老师和最好学的学生。但也正因为这两个“最”,要了笛卡儿的命。

什么情况?要从克里斯蒂娜说起。毫无疑问,如果不是克里斯蒂娜放弃王位(1654年),她将是与叶卡捷琳娜和维多利亚同等级的“伟大的女性帝王”。不过即便如此,她在位期间依然有许多事值得后世记取。她创办了世界上最古老的报纸《国内邮报》(纸质版一直出版到2007年),她令名校乌普萨拉大学真正实现了全国招生,她以自己的的才干和胆识奠定了瑞典欧陆强国的地位。

以上,属于克里斯蒂娜“治国平天下”的功业,真正的话题性在于她的“修身”。克里斯蒂娜是古往今来首席女学霸,据说她通晓包括英法德语在内的几乎所有欧陆语言,她熟悉包括文史哲在内的所有人文学科,此外她还懂军事。她有个绰号,叫“瑞典的雅典娜”。

由于对知识如饥似渴,一般的教师挡不住克里斯蒂娜。于是,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便登场了。请注意笛卡尔名字后面挂着的一串头衔:解析几何之父、现代哲学之父、近代科学始祖、用怀疑精神塑造理性世界的人……当然有一点不容怀疑,以笛卡儿的水平,教女学霸绰绰有余。

女学霸久仰笛卡儿大名,1647年,她通过法国驻瑞典大使皮埃尔·沙尼引荐,与笛卡儿建立通信联系。1649年,笛卡儿寄给女学霸一本新作《论灵魂的激情》(未上市,是样书)。女学霸激赏不已,邀请身在荷兰的笛卡儿来瑞典。刚一开始,笛卡儿发嗲,说自己“生于都兰的花园中,怎能去岩石和冰雪中的熊出没的地方”(回过头来看,真不是发嗲)。怎奈女王的热情和真诚难以抗拒,当年9月1日笛卡儿动身北上,乘坐的是女王派来的军舰,10月抵达,11月开课。斯德哥尔摩冬季的清晨,一簇簇思辨的火花在女王寝宫闪现。

且慢!为什么是清晨?要从克里斯蒂娜的作息说起。女王不但是学霸,而且是个精力充沛到变态的学霸。她每天只睡四个小时,清晨五点是她思维最清晰、记忆力最好的时间点。为了迎合女王,笛卡儿必须半夜起床,顶着酷寒穿过王宫广场为女王授课。笛卡儿是畏寒体质,而且打小养成了赖床的习惯,据说为了沉思。违背天道的作息,让笛卡儿苦不堪言,他曾向朋友写信抱怨:我失去了平静与安宁,哪怕是最有权力的君主也不能给予我补偿。其实笛卡儿失去的不仅是平静与安宁,还有生命。1650年2月1日清晨,笛卡儿患感冒,很快转成肺炎,10天后不治身亡,享年54岁。对此,女王深感悲伤。

《笛卡儿为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讲解几何》是多梅尼尔为凡尔赛宫竣工所创作的致贺画,宣扬了法兰西文化的无远弗届。画面以王宫客厅为背景,一众廷臣或站或坐,悉心聆听。画面右下角有一张铺着红色绒布的长桌,桌子上摊着稿纸,站着的笛卡儿手指桌面,为坐着女王讲解直角坐标,处在两人之间的是女王的同性爱侣艾芭·斯佩尔伯爵夫人。

明眼人都看得出,这幅画与笛卡儿授课的情景并不相符。克里斯蒂娜是不是女同,史家历来莫衷一是。更重要的是,笛卡儿为克里斯蒂娜讲解的并不是数学,而是哲学,确切地说,是深邃玄奥的心灵问题。这种课程设置,直接导致克里斯蒂娜放弃新教改信天主教,改宗又导致克里斯蒂娜后来不得不放弃王位。

有案可稽,笛卡儿是克里斯蒂娜当时所能接触的为数不多的天主教徒。显然,在斯德哥尔摩的寒冬里,笛卡儿真正扮演的是天主教传教士的角色。有点阴差阳错?是滴。笛卡儿甚至为自己的瑞典之行,写了一个喜剧剧本,就是关于“善意的误解”。

相关帖子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973

帖子

2962

积分

高中一年级

Rank: 5Rank: 5Rank: 5

积分
2962
发表于 2016-9-29 12:09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分享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4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大学四年级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41996
发表于 2017-8-26 14:35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知能听懂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会员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
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我爱数学网 ( 沪ICP备16005585号-3  

GMT+8, 2020-1-25 18:41 征信网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